特家曼曼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非酋

占tag抱歉过段时间删。

主要是刚刚想到了一个好梗但是现在不知道怎么写。

先把梗记下来等着抽时间好好想想剧情。

在酒吞求婚红叶后被拒整日以酒洗面,于是茨木就问红叶酒吞哪里不好。

红叶答曰她酒精过敏。

于是酒吞就和茨木去找万能的戒酒事务所的晴明戒酒。

结果酒没有戒到,他们俩双双坠入了晴明的爱河。

hhhhh有没有觉得红叶酒精过敏有毒hhhhhhh

一起尬舞吧

——小学生文笔

——严重OOC

——今天的我仍然是有毒系列

自从茨木酒吞等扛把子六星满级后,晴明发现他家式神战斗的热情不高了。

以前是拼了命的输出,现在则是待在主力身后坐着看热闹。

晴明想想也是,像一般的觉醒啊御魂啊等副本几乎都是被茨木一招秒,也确实没有其他人什么事。

但是!他的式神们现在也太颓废了吧!

像狐崽这种,他在刚刚那种情况里明明可以突五下,可是就是因为他身后是酒吞结果只突了一下!

而且连暴击的没有!

在早上例行集合的时候晴明说过了他们几次,可是他们还是不悔改,能突一次就突一次,然后把敌人留给后面一招秒。

晴明无奈的叹口气,带着巨额家当打算去商店大出血买一些高级御魂给主力补补身子。

看见晴明走远后,院子里都放松了,毕竟最近晴明总是突然开会训话要求他们把输出提上去,但是有六星式神在,那些boss也不差他们这几百一千的战斗力啊。

正当众人舒舒服服的待在庭院晒太阳的时候,山兔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一个心形的铁盒子冒出来。

“你们快看,我找到什么好东西!”

众人围过去一看,也是满头雾水,这种一看就知道是人类高级世界的东西他们可没有见过!

铁盒子正在他们手里传来传去折腾的时候,小白认出了这个东西。

“是八音盒哎,它可以唱好听的歌的!”

一听这个奇怪的东西可以唱歌,八音盒迅速被放到了小白面前,明白众人是想听后,小白打开了八音盒。

只见随着八音盒被打开,一个穿着舞衣的小人从盒子中央缓缓升起,跟着音乐的节奏,跳起了舞。

音乐确实是好听,众人忍不住想跟着歌声摇头晃脑的起来。

可是他们很快发现,他们是真的摇头晃脑了起来!

这个歌声仿佛有着魔力,让他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只想与八音盒上的小人一起跳舞。

“卧槽这个是怎么回事啊!谁能让它停下来啊!!!”酒吞一边不停的踢腿一边问。

“不知道啊!小白,小白呢!快点让它停下来啊!”大天狗如同电风扇般挥动着翅膀叫道。

“臣妾做不到哇!”小白哭丧着脸在院子里滚动着。

当晴明终于买完东西回家的时候,刚进门就被满院子疯魔乱舞吓住了。

夜叉把叉子叉在地上跳起了钢管舞。

茨木走起了太空步。

就连他最最听话的妖琴师都挥着他的琴扭起了东北大秧歌。

“啪叽”。

受到100000点惊吓的晴明把满怀的御魂掉在了地上。

他再三确认了门口的门牌,这里是他的家啊,没错啊,在他出去的这一个小时里这里都发生了什么!!!

怎么一个个都像吸了毒入了邪教一样!!!

听见门口的声音,正待在原地扭来扭去的众式神终于发现了救星。

一时间,晴明被各种撕心裂肺的呼救声覆盖。

“爸!!!”

“阿爸!!!!!”

“晴明你终于回来了!!!”

“呜哇哇哇哇哇哇阿爸你救救我们啊!!!”

晴明揉了揉耳朵,在散着头发拼命挥动着的妖狐嘴里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八音盒?看来是他的好友神助攻从西方带过来的那一个。

不过这个八音盒看来只能对式神有效呢。

晴明从地上找到了八音盒把它关了起来。

于是,在场所有式神终于都停止了扭动,纷纷捂着饱受摧残的腰痛苦的大喊。

而晴明在一片哭爹喊地的喊叫里微微一笑,有了主意。

从此,众式神全部都在场上打起来十二分精神,输出个个都是暴击。

因为晴明下了一个规定。

如果他再发现谁沉迷吃瓜在战斗里偷懒的话。

他就让谁在院子里跳一天的极乐净土╮(╯▽╰)╭

【all晴明】比比谁最高

——小学生文笔

——严重OOC

——日常有毒系列

——因为突发脑洞,写的仓促,有时间再改(*/ω\*)

这天下午,晴明带着众人刷完了所有的体力,正坐着在院子里无所事事的时候,不知道哪个式神突然提出,要比一下谁是这里面最高的。

此提议得到了几乎所有其他式神的赞同,毕竟晴明就在旁边,现在完全是向心爱之人展示自己雄性力量的好时机。

小白也兴致勃勃的不知道从什么犄角旮旯里翻出来一大卷软尺,往樱花树上一搭就当起了裁判。

而晴明则笑眯眯的扇着扇子在一边看。

看见道具裁判准备齐,茨木凭借着常年只用一只手的手速率先抢到了标记身高的粉笔,站在软尺下用粉笔在头上顶着的最长角的角尖处一划,就是一个傲人的身高。

在遭到众人的鄙视后,他嘲笑的一勾嘴唇:“有本事你们也靠自己的角啊。”

夜叉闻言抬头看了眼他,接过粉笔就来到樱花树下,比量了一下他的角与茨木的距离,发现不够后,“呼”的一下子就把他的叉子顶在了角上,获得其他人代表爱与和平的中指xN以及超越茨木许多的身高后冷漠下台。

于是……

接下来晴明小白神乐等吃瓜观众一脸懵逼的看着他们战场的各种扛把子玩起了杂耍。

大天狗一个羽翼风暴卷着他高高飞起

鬼葫芦吐着火球带着酒吞冲向高空。

妖狐抓着画卷的一头把画使劲向天空挥舞。

就连草爹也不甘示弱,踩着蒲公英就往树上跳。

一时间,整个院子里是刀剑乱舞,大家为了增加自己的身高是无所不用其极。

晴明就一脸惊恐的看见妖刀姬用她的大刀打晕她周围无辜的围观群众,然后叠起来当人体台阶。

最后还是博雅看不下去了,往天空放了一箭,并表示,他的箭有多高,他就有多高,因为他已经达到人箭合一的境界了。

众式神纷纷被他的不要脸境界折服,终于放弃了杂耍比赛。

眼看着博雅即将要得了“寮里最高者”称号,晴明说话了。

“既然你们都比了,那么我也来试试我有多高吧。”

说完,他走到被各种武器技能毁的七七八八的软尺下,摘下了帽子。

看到这里,比过身高的都有点脸红,自己在自己的心上人面前这么作弊,果真这个世界只有自己的心上人是最高风亮节的!

然后,晴明往天一指,一条蓝龙迅速出现,如同火箭一般直往高空。

面对着众人疑惑的眼神,晴明淡淡向他们解释道。

“我的御灵就代表着我,它有多高,我就有多高。”

看着已经冲到天空,化为一颗小星星的神龙,众人目瞪狗呆。

卧槽!!!真看不出来你是这样的晴明啊!!!

最终,“寮里第一高”的称号,还是归了晴明阿爸莫属╮(╯▽╰)╭

【all晴明/黑白晴】安倍晴明童话之冰雪奇缘 上

——第一人称

——严重ooc

——小学生文笔

——今天突然发现有人推荐了我的文章!好高兴好激动!没想到我这种渣作也有人看!决定开新坑,各种晴明童话系列_(:з」∠)_

——赶时间写的,可能有不少地方句子不通顺,等我有时间再改_(:з」∠)_

我叫安倍晴明,是这个国家的王子。

是的,这个国家就叫“这个”。

我有一个欧豆豆,叫安倍黑晴明,长的和我差不多,但是没有我聪明英俊又好看。

身为主角,我天生就有一个金手指,可以无限制的召唤使用冰雪灵力。

可惜身为主角,怎能不经历大风大浪?所以这个金手指又有一个副作用,就是所有被我碰到的东西,也会变成冰。

一开始对于这个金手指我并没有当回事,平常也就是冻几根冰棍给自家欧豆豆解解馋。

直到五岁那年,在欧豆豆的强烈要求下,我弄了一屋子的雪和他打雪仗,结果灵力失控,不小心变了一大堆冰球砸中了他的脸,虽然父母迅速找了一个名为八百比丘尼的占卜师资料,但是从此他的眼眶永久留下了两个黑眼圈。

而我,也因为太过伤心哭红了眼睛,同样恢复不过去了。

后来,我听从了那个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好人八百比丘尼的话,带上了可以抑制我灵力的帽子,为了不再伤害欧豆豆,我与他分房了。

十五岁那年,父母因为接受不了王宫里繁杂的事物携手私奔,留下了一个被当做是随身冰箱的我以及我的欧豆豆。

十八岁,按照国家规定,我举行了成年礼并办了一场登基大典,成为了这个王国新的国王。

谁知道可能是我家欧豆豆魅力太大了(毕竟随我),居然在跳舞的时候勾搭了一个长着黑色鸡翅膀的男人,并且要把他收为式神。亲,咱家冰雕够多了地下室都放不下啦。

为了王宫仓库的储存空间我严辞拒绝了欧豆豆的请求,可是没想到欧豆豆为此竟然跟我吵了一架,我害怕我生起气来灵力失控再打伤欧豆豆,便甩袖打算离开。

可能是走的时候太激动步子不稳且欧豆豆拉我的动作过大,封印我洪荒之力的帽子不小心掉了下来,我面色平静但心里大惊失色的咆哮到:

完蛋了宴会所有人都要变成冰雕了啊!!!!

这么多人冰库里放不下啊!!!!

欧豆豆你个熊孩子你要闯下大祸啦!!!!!

为了防止在事情进一步失控之前,我打算尽快离开这里。

我强压着体内奔腾的斗之气,以1000分/每秒的脑细胞思考着突破塔防(宾客)的最佳路线。

可是!欧豆豆这个不省心的居然想拉我的手!!!

天呐我的欧豆豆!你是不要命了吗!!!!

我避开他的靠近,心里想着这是为你好,然后向外走去。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我到底哪里让你生气了!?你为什么从小到大就不能看看我!?”

背后突然传来了欧豆豆的叫声,我的脑袋上“扑”的出现了一个“╬”的标志。

我愚蠢的欧豆豆啊,如果我讨厌你的话我才不会避着你呢,要知道我移动电冰箱的名声可不是盖的!

“别说了。”再瞎想东想西的话我就拿冰砸你了哦!

“你就是看我不顺眼!一直以来都不管我!你现在也别想管我!”

“闭嘴。”我反手就是一挥,打算糊他一脸雪,谁知道因为一下子有了泄出力量的口子,没控制住,“哗啦”的砸了一地冰。

我:Σ( ° △ °|||)︴

欧豆豆:Σ( ° △ °|||)︴

周围吃瓜观众:Σ( ° △ °|||)︴

完蛋了被发现了!!!!

这程度的灵力已经不可以用符纸来当借口了!!!

我要当历史上第一个被人参观研究解剖泡福尔马林遗传后世的男主了!!!

一想到被科学家抓起来的后果,我二话不说扭头就跑,留下一帮子目瞪狗呆的甲乙丙丁戊。

跑到外面冲下楼梯时没注意撞了一下一个留着红色爆炸马尾的人,被他背着的底部长着一张血盆大口的葫芦吓了一跳,“啪叽”一巴掌呼在葫芦脸上,没注意到它是什么下场就接着转身跑。

“晴明!”听见后面传来的欧豆豆的声音,我更加奋力向外挤了,逃跑过程中不知道冻上了谁的圆形扇子,谁的四十米大刀,谁的就剩一只手的手(……),其路途之艰辛堪比九九八十一难啊!

妈的,早知道大厅外面比里面人多这么多我打死也不往外跑!

终于,我成功挤到了人群外面,看见一望无际的大海我心里就是一声“卧槽”。

[哗——哗——哗——]!!我跑错方向了啊!桥在另一边!!!

谁设计的桥啊站出来居然不面朝大门信不信我打死你!!

算了,事已至此打死谁也没用,注意到后面追来的声音越来越近,而且似乎多了不少人?我纵身一跃就打算跳进海里游过去。

毕竟我是个主角,就算跳进海里也应该不会……狗带……吧……

但是万万没想到。

我的脚一落到海面是就冻上了一块啊,我聪明的大脑灵机一动,径直向前跑去。

【恭喜玩家 安倍晴明 点亮新技能】

我跑跑跑,在这个处处充满着不科学的世界里很快就跑到了一座雪山上。

感觉到自由的美好,我情不自禁的唱起一首歌。

“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

【all晴明】我当失忆患者那些年3

——第一人称

——小学生文笔

——严重ooc

——今天的这篇咆哮体忒多,看来是时候让晴明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了【托头】

最终我还是忍住了我的洪荒之力没有把那一句ooc我人设的话问出口。

继续面色平静的根据主线与黄狗对话。

万万没想到话还没有说几句那个黄狗又狂暴了起来,一言不合再次举起了大刀砍了过来。

现在的我离他极近,近到估计他吃口口香糖我都能闻到他嘴里薄荷的那股味。

一个远程控制的法师在这么近的距离能干什么?掏个符的功夫都没有!

眼看的下一秒我岌岌可危的血条马上就要清零,这一篇又短又难看的文即将完结,你们帅气聪明又俊朗的主角很快就要狗带了的这一刻!!!

一个粉色的身影迅速扑到我的面前。

“不要……伤害晴明……”

我定睛一看,神乐妹子你怎么过来英雄救美……啊不美救英雄啦!没关系的我就算被砍一刀也因为主角光环不会死啦大不了这一章重来嘛!!!!而且你看这个到只刺中你的腹部要是真的砍到我也顶多到大腿打上石膏绑几个月!!!

啊这个刀刺的你好深我心好痛!!!

真是患难见真情神乐妹子你感动死我了!!!以后你就是我安倍晴明的亲妹妹!哥肯定带着你吃香的喝辣的!!!!保证你不受欺负!!!

正当我皱着眉抱着她看着刺进她身体里的这把刀并思考这个世界有没有110或者119之类的机构,神乐反手一抽,刀就被她抽出去了。

夭寿了抽刀了伤口好深小白你身上有没有止血药啊!!!

“晴明没事的……这点伤一会儿就好了。”神乐呻吟了一声对着我说。

我本来还以为她是在安慰我,毕竟据我所知她的技能里面好像没有加血这一项,但是下一秒我就自打脸了。

伤口真的一下子就好了!!!妹子你是超级赛亚人吗!!!

【all晴明】我当失忆患者那些年2

——第一人称

——小学生文笔

——严重ooc

——因为上一篇文有些地方惹到我喜欢的一位太太生气了QAQ不过幸好那个太太原谅了我,在这里再一次对太太表达感谢QAQ太太我最喜欢你啦*罒▽罒*

“就是你们,害死了我的‘雀’吗?”

那只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狗的东西在我们一出屋子就是迎头盖脸这一句,我一脸蒙逼,啥?我以前害过人?!

然后那只狗不听我们说话就挥舞着他那差不多一米的大刀“呼呼呼”的攻过来了。

卧槽你好歹给我一点回忆的时间吧!一言不合就挥刀是没有好基友的你知道吗?

正当我用高达1000分脑细胞/秒的思考速度来考虑以我的身世地位大喊一声“有刺客!”从而召唤出神秘黑衣人来为我作战的可能性,我自己家养的那只狗……啊不狐狸式神一爪子扒上我的腰侧的袋子:“来吧晴明大人,是时候运用这里的东西来展示你的力量了!”

……原来……我就是我自己的……召唤兽……

……话说小白你这个台词好污……

哦不!这个结局我不依!

但是现在也没有什么让我发呆蒙逼于我真实身份的时间了,眼看着黑狗的大刀离我不到二十米的距离(我才发现我家庭院这么大),然后立刻根据小白的指示从腰侧抽出了几张符纸扔了过去:基础术式!

在符纸打中黑狗的瞬间,他的大刀也成功击中了我。

看着他只下降了五分之一的血量以及我就剩五分之一的血量,我简直想对着自家蠢狗大喊一声:“说!你是哪里派来的奸细!居然想害朕!”

不过还好接下来小白告诉了我我兜里还有几张可以防御的符纸,我使出来以后又是几个基础术式成功击败黑狗,达成首杀成就。

躺在地上的黑狗身上黑气渐渐散去,我估摸着他肯定是要露原型——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如果我的经验没有骗我,等黑气散完肯定出现我眼前的是一位超!级!无!敌!大!美!人!!!!

我的心情激动无比。

眼看着黑气迅速消失,黑狗的原型也教渐渐炫了出来。

我喉咙里突然冒出一口老血,又被我隐忍的咽下。

卧槽原型居然是一只黄狗!!!!

尼玛的变身只是换了一个颜色!!!!!

救命你还是黑化吧起码我的眼睛还是纯洁的!!!!

“晴明大人,你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是战斗太累了吗?”小白看着我担心的问:“也是小白不好,明知道大人身体还未恢复,这样的战斗应该让小白亲自上的。”

“无妨,与这个事无关。”我淡淡的说。

我他妈的能让你知道我脸色白是因为咽血憋的吗?

“既然是我输了,要杀要剐随你们便,只是可怜了我的‘雀’,我已经无法为你报仇了!”黑……啊不现在是黄狗突然嚷天长啸,撞怀激烈(无错字)。

不不不,我现在对杀你剐你一点兴趣也没有。我就是想问一句话。

你和小白到底是什么品种的?为什么他妈的都会说话啊?!!!!

(这似乎是两句?算了,谁管他┐(´-`)┌)

【all晴明】我当失忆患者那些年1

——第一人称

——小学生文笔

——严重ooc

我是晴明,安倍晴明。

我刚刚迷迷糊糊的被一只叽哇乱叫的类似于狗的东西叫醒,现在正处于忘我状态。

我是谁我在哪我现在要干什么。

这个对于目前失忆的我来说是世界三大难题。

不过很快我就在那个自称小白的狗……啊不狐狸式神的口中明白了我的名字。

要不这篇文第一句话是从哪里来的?

我细细品味着这个名字,安倍晴明,好!好名字!从这个名字的第一个字我就可以明显感觉到,我以前一定是厉害的人,说不定是什么黑道赌场扛把子的存在。

低下头看看我的手,从这白嫩细腻骨感分明没有一点点茧子的手不难看出,我以前一定是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肯定很有地位。

然后我又仔细观察我的衣服,复杂,华丽,看上去就很难穿难脱的样子,明显很贵——以前的我还很有钱。

我闭上眼,慢慢根据细节推测我的身世:很厉害、有地位、有钱,并且那只狗……啊不狐狸式神叫我大人,所以说……我的身世肯定超级牛逼,说不定是什么出来游玩的贵族私生子什么的……不过话说我为什么会认为自己是私生子而不是长子呢?

我陷入了深深的陈思。

"晴明……"

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睁开眼,发现面前是一个矮矮的女孩。

是的,矮矮的。
我跪坐着她站着我几乎都可以和她平视,如果站起来的话……这身高差……也不知道我当初是怎么把她带回来的。

“怎么了,神乐?”我温言说到。

毕竟我觉得我的设定一定是什么温文儒雅善良大方楚楚动人美貌非凡的私……贵公子,所以无论心里怎么崩皮面上功夫一定要做好。

“有客人来了……而且那个人还很奇怪……”

奇怪?有多奇怪?比会说人话的狗……狐狸还奇怪吗?
我扭头往窗外望去。

卧槽有只狗嘴里叼着个烟斗穿上衣服站起来了啊!!!!而且还一脸凶恶身上冒黑气啊!!!!
这他妈已经不是奇怪了好吗!!!明明是惊悚啊!!!!

表面平静但内心里崩溃的我呐喊。